最新消息:聚划算

122名科学家联名抵制:基因技术上还没取得领先,伦理上先突破了下限

科技 xiaoguliang 15浏览 0评论

01

今天,估计你也被这条震惊世界的消息刷屏了:

“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事实上一直到我写小号之前那篇文章,我还一直以为这是一些假媒体炮制出来的假新闻。但渐渐的,丁香医生报道了,果壳网报道了,新京报报道了。

麻省理工报道了,AP news报道了,BBC报道了,美联社报道了,各路外媒全部刷屏了。

哦,竟然是真的!

根据美联社报道,领导这一试验的学者是来自南方科技大学学者贺建奎。

此前,他的团队招募一些夫妇,告诉他们,通过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对针对CCR5这个靶点进行基因敲除,从而能够让这些夫妇的后代能够抵抗HIV、天花以及霍乱等疾病。

最后一共改动了七对夫妇孩子的胚胎,其中一位孕妇顺利生产。

他说:“我的目的和预防遗传病的那种不一样,我是要尽力保留只有少数人才具有的特征,比如天然抵抗某些艾滋病毒等优良特征。”

如果他在后面加上一句,“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进化和补完。”我也丝毫不觉得违和。

基因育种,人类进化。

这些原来可能只出现在动漫里的词,第一次离我们如此之近,而且贺建奎并不是说说的,他是真的做了这一件事,并且让那对被修改了基因的双胞胎出生了。

消息出来,看到又是中国第一,世界首例,某些媒体下面的评论又是:

可是,这真的值得骄傲吗?

02

并不值得,我很明确的说。

因为这件事既没有很大难度,没有什么技术突破。

又残忍至极,在还不清楚未来会怎样,不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让两个无辜的生命诞生到这个世界上。

先说为什么这件事没有什么技术突破,因为这依然是CRISPR技术运用的一件事。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人体是由无数个细胞组成的,而每一个细胞里都有包含遗传信息的DNA。

DNA上有一些叫做基因的片段,基因决定了人们有怎样的性状,也决定了细胞的功能等等,通俗地说,基因就是人类的源代码。

接着人类发现,通过敲出、替换一部分基因可以治疗一些诸如血友病、肌肉萎缩症等基因病,这也就是基因编辑。

2011年,埃玛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和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证明了一种拥有SpCas9蛋白的CRISPR系统最适合作为基因编辑的工具。

埃玛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欧洲著名CRISPR专家,现代基因编辑技术的创始人之一。

图片来源:Bianca Fioretti, Hallbauer & Fioretti/commons.wikimedia.org

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美国著名结构生物学家与基因编辑技术专家,与卡彭蒂耶共同开创了第一代CRISPR/Cas9技术。

图片来源:Mrl611/commons.wikimedia.org

但是,以往的基因编辑技术都比较繁琐,耗时长、工作量大、成功率低,科学界一直在寻找一种更加高效便捷的基因编辑技术,直到出现了CRISPR-Cas9技术。

由于这个技术解释起来过于专业与复杂,本文只能简单比喻一下。

基因编辑技术就是要在DNA这个像迷宫一样的“城堡”里找到基因这位“公主”,带走她或者换一位其他“公主”。

其他基因技术就是没有定位仪只能走楼梯的“王子”,在偌大的城堡里一间房一间房地找,还不一定找得到,CRISPR-Cas9就是有定位仪还能走电梯的“王子”,一找就找得到。

CRISPR-Cas9也由于能够精确定位并修改基因,被称为“基因手术刀”。

03

至此,我们要明白两个很重要的点。

我们要明白的第一点是,CRISPR 技术不是这位贺教授发明的。

至于这项技术的专利现在到底属于谁,还在打官司,还有争议。虽然最早是美国珍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和艾玛纽尔·查彭提尔(Emmanuelle Charpentier)共同发现,但麻省理工/哈佛Broad研究所的张锋也自2012年12月12号开始申报了CRISPR-Cas9技术在真核生物上进行了基因组编辑的超过20项专利(第一个CRISPR-Cas9专利申请到优先权日期是2012年12月12号)。广泛涵盖了该项技术在真核细胞或者任何细胞有细胞核的物种中,以及针对不同适应症的各种应用。

现在看来,张峰对于crispr专利在人类细胞上的应用做出的贡献更大,而Doudna她们则发现的更早,所以他们还在争执,但无论如何,这技术都和贺教授毫无关系。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珍妮弗·杜德娜曾在TED《科技新突破:编辑人类DNA》上呼吁全球暂停CRISPR-Cas9这项技术:所有人类都有责任考虑这项科技的后果,美国和欧洲都对此持保守态度,一直尚未启动人体试验!

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当其他国家还在就伦理的道德问题谨慎研究时,贺建奎团队不但大肆用人体胚胎上做实验,甚至还真的用于临床,让这胚胎长大,然后还被媒体当作“历史性突破”大肆宣扬。

这不是因为技术上的领先取得的第一,而是道德突破下限,什么都敢做才取得的第一。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出现在中国,一点也不值得点赞骄傲,反而是很可耻的一件事。

04

为什么说这次实验在伦理的道德上严重突破了底线?

首先从程序上讲,这次实验的医学伦理审查简直成了一个谜。

贺建奎提供的伦理审查申请通过是由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提供的,上面有多位专家的联合签名。

暂且不说这一家医院是一家黑料颇多的莆田系医院,这件事情被报道之后,截至目前各方的回应如下: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没做过此项目。

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试验未经医学伦理报备,正开会研究。

伦理审查文件“签字”者:不知情、未参会、没签字。

南方科技大学 :研究在校外开展,不知情,将调查。

就在所有方都在否认自己做过批准,没有一方愿意为此负责的情况下,这样全世界首例的研究项目就这样启动了!而且还是人体实验。

这不得不说,是在我国科学研究程序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如果这是普通的实验也就算了,做出一些后果,该处理也就处理了,但这次直接做的就是人体实验。

那对被实验的双胞胎来说,他们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伦理审核中的首要一点就是,在科学上审核受试者的利益能否得到充分的保障,从目前来看,答案是否定的。

一来,这次进行实验的人类胚胎,其实根本没必要进行这样的实验。

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就说:

1)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理智的,不伦理的,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中国人的CCR5是可以完全缺失的;

2)CCR5对人体免疫细胞的功能是重要的;

3)由于艾滋病毒的高变性,还有其它的受体可以使用,CCR5基因敲除,也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

4)CCR5编辑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之前,是不可以用于人的;

5)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儿不被艾滋感染;

6)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 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更别说本次编辑本身就有坏处,这次编辑是将CCR5基因切掉32个碱基对,改变为CCR5Δ32。但是突变的CCR5Δ32也有缺点,目前看来它可能会给感染后的炎症反应带来不利影响,比如遭受一些黄病毒属病毒感染后,有更高概率出现严重的症状。

更关键的是,现在这项技术并不成熟,在应用的时候难以避免所谓的“脱靶”效应,很容易破坏人体当中原本正常的无关基因,导致可能非常严重,并且我们完全未知的,人为造出来的,新的遗传疾病风险。

而几乎所有遗传疾病,都是无解的。

如果真的发生了严重脱靶,那这两位婴儿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真的出了风险,难道我们可以审判他们吗?

不能,我们所有人对他们都有罪,我们都是罪人。

可以说这场实验,对中国生物界没有益处,对人类生物技术没有促进,对作为实验体的孩子没有太大益处。

那为什么还要做这场实验?

因为这个“世界第一”,对贺建奎团队意义重大。

他并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实验有风险。

贺建奎曾在2017年的一次演讲中呼吁应该谨慎对待基因编辑,单一案例的失败可能扼杀整个研究领域,他深知盲目进行实验的后果。

也不是不知道,这样的事情风险很大,但是收益并不高。

然而,今天,这位学者还是做了这样的实验,而这场实验可能成就了他,践踏的却是整个中国生物科学界的伦理底线。

如果未来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公众不相信的是他这个人,还是整个转基因技术,乃至整体中国生物学界?

看现在轰轰烈烈的反转运动,我不相信是前者。

不说未来,就说现在。

现在,全世界都在质疑中国是怎么让这样的人体实验通过伦理实验的。

怎么解决?

难道就说一句,这都是他的个人行为吗?

谁信啊。

什么叫违反医学伦理(medical ethics),不是失败了人死了才叫违反,是在没有确凿证据时,就用人体进行了探索实验。

不仅没有区别,在基因层面的人体实验,其带来的风险,甚至比杀人犯更加恐怖。

并且,没有人直到这位学者科学家是否有未公开的试验品存留在社会当中,没人知道,也没法知道。

目前,中国122名科学家强烈谴责“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从更大的层面来讲。

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人们也没有做好准备去接受,从胚胎开始的基因编辑技术。

不仅仅因为转基因是个新技术,现在在农作物上去做,尚且有那么多人反对,那么多人不信任,更别说在人类身上做了。

也不仅仅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样的修改会带来怎样的副作用,不知道经过人类修改的基因,会不会因为多样性降低,出现科幻小说《改良基因》中,人类被完全毁灭的情况。

更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先河,那未来人类一定会彻底分化成两个物种,彼此仇视,彼此奴役。

别纠结谁奴役谁了,我们这些有缺陷的人类,一定是被奴役的那一个。

试想,如果可以修改基因,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可以修改的部分一定越来越多。

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成为长得高,长得漂亮,体格强健,怎么吃都吃不胖,无论如何都不长痘,智商爆棚,从不生病的那一类人呢。

我们这代人,或多或少都因为自己的不完美烦恼过,痛苦过,丑人羡慕聪明人,矮人羡慕高人,体弱多病的人羡慕天生的运动健将,做不会数学题的人羡慕不用学习就能考满分的天才,我敢说没有任何人对自己的所有地方都满意。

就连只能从很有限的地方改变外貌的医美行业,尽管副作用很多,依然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如果可以从基因上彻底改变自己后代,相信每个家长都会让自己孩子成为“完美人类”。

听上去很美好对吧,但有两个问题。

1,什么人才能付得起钱,让自己孩子成为“完美人类”?

霍金在遗作《Brife Answer to the Big Question》中表示:

有钱人将改良自己和子女的基因,创造更聪明和长寿的超级人类,法律能禁止人类编辑基因,但人性无法抵抗诱惑。

对,一定是最有钱的那批人,而且越有钱的人,他们的孩子就会越完美。

到时候也别扯什么社会分化,别扯什么社会阶级了,三六九等了,直接两个物种,生殖隔离了。

有钱有势人的孩子都是长相完美,身材完美,力大无穷,百病不侵的完美人。而普通人的孩子可能只能过最苦最累的下等生活。

“别扯什么人人平等,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

2,如果世界上真的出现了这样一群“完美人类”,他们能接受和普通人一起生活嘛,能接受普通人占有可能比他们更多的社会资源吗?

我不这么认为。

所以如果基因修改的先河一开,那未来十多年出生的人类,一定是压力最大的一代人。

他们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的,从基因层面上比他们更高级的人类和他们竞争,他们每一处不完美,都会成为他们在这场竞争中落败的原因。

虽然这些不完美,在文学家,人类学家口中,可能正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证据。

《高达seed》里基拉大和就是通过基因操作试验而诞生的“超级调整者”,也是“最完美的调整者”。现在有一种仿佛动画当中剧情即将变成现实的感觉。

而在《攻壳机动队》里,也有“人类如果每一处器官都换成人造机械了,那人类还是人类吗”的讨论。

其实动漫回答不了,我们每个人都回答不了。

我知道的只有,无论再多人强调这样技术普及的危害,再多人表达对这样社会的担忧,也不能阻止这样未来一定会到来的事实。

无他,你不做,自然有人会做:没有家庭,没有群体,没有国家能抵挡这样从基因层面胜过别人的诱惑。

这就是宿命。

之前我们总说,我们正站在国家民族命运的拐点上,但和今天这件事比,那些都是小事。

因为这是关乎全人类命运的大事。

我很担心,但我的担心毫无用处。

我们看到绝大多数有关未来的科幻电影中,都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认为未来我们会更高,更快,更强,更聪明。

但有一部叫《蠢蛋进化论》的电影,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理论:

因为高智商的家庭会合理使用避孕措施,会在生孩子前仔细思考能不能给孩子好的教育,好的照顾,会平衡自己的感受,再选择要不要孩子;

5年过去了…

与此同时,低智商的人啥都不会想就越生越多,可能因为他们啥都没想,可能因为他们没做相关避孕措施,可能只是因为他们忘了,总之,虽然他们又无法给自己孩子好的教育,好的照顾,但他们会生很多:

五年后,孩子就在他们家长的争吵中长大。

又十年过去了,他们的孩子也已经长大,开始了自己的繁育之旅..

注意看右边,他真的把她们都干了…

自然界那些淘汰低智商人群的措施,在强大的现代医学面前也无能为力。虽然他试图跳到一架喷气式飞机上,胯部撞到铁门,但因为现代医学,他不但活下来了,而且

就这样,五年又五年,一代又一代过去了。高智商的人群越生越少,而低智商的人越生越多。

曾经向着更强,更聪明,更高等进化的进化论,在人类的普世价值,高超医术以及人道主义精神上变得不再适用。我们的进化不再向着更强进发,转而向更愿意生,更能生孩子进发,所以在电影里,人类的智力在五百年内直线下降。

五百年后,当时被冷冻起来却因为特殊原因没能醒来的男主角醒来时,在他眼前的是这样一个世界。

垃圾堆积成山,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解决。

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是《Oh, my balls》,内容大致如下。

男人从高空落下卡到蛋蛋。

弹飞到高空后,落下又卡到蛋蛋。

然后被狗咬蛋蛋。

从墙上落下又卡到蛋蛋。

总之就是一个蓝衣男子不断卡到蛋蛋,不断惨叫的恶俗电视剧。而那时普通居民的生活状态就是一直坐在这样的椅子上看电视。

医院遍地垃圾,医生和护士根本不知道病人有什么病。

诊断方法就是把几个一样的棒棒放到嘴里,屁股里。

当时的广告和电影基本是这样的。

男主因为做了这样一个智商测试,就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得以去白宫就职。

听到问题时,男主的表情是崩溃的

除此之外,法院,警察,政府,普通民众的审美都以一种搞笑,扭曲的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因为太过冗长,就不截图了。总之在影片的最后,男主角靠着自己超高的智商,成为了美国总统,而曾经的一个妓女,则成为了第一夫人。

(注意,这可是2006年的电影,当时的总统是乔治布什。)

因为是喜剧,所以电影以一种极夸张的方式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搞笑滑稽的世界,没有深入去说。但看完电影,细想起来,你会发现有一些不对的地方。

那就是既然人类都这么笨了,连基本生存能力都没有,那么他们是靠什么生存下来的,那些电影又都是谁拍出来的呢?

电影里也给了答案,他们喝的水(电解质饮料)都是这家叫做BRAWNDO的公司生产的,人们会用它们家的水解渴,喂奶,灌溉,做一切事情。

这家公司的广告和标识在电影中随处可见,还提到了他们买通国家部门,篡改相关条例,以实现垄断——这根本不是智商50的人做得出来的事情。

所以说,很显然,电影里除了主角所在城市,以及那个城市里那些如同弱智,行尸走肉的居民以外,还有一个更上层的,更高级的世界,而那个世界的大公司们,可能控制着这些智商不到50的普通居民的日常饮食,居住,出行。

当然,因为这是一部喜剧,所以这些都没有拍,只是以暗示的形式出现,但现实中其实就是如此。

无论如何,拥有社会资源极少的底层都是被奴役的一代,而且因为遭受到这样,那样的剥削,他们所能占有的社会资源只会越来越少,所以他们后代所受教育也会越来越低级——一个事实是,这几年寒门越来越难出贵子,即使有高考,清北复交人几所超级大学的寒门学子也越来越少了。

长此以往,底层人士会越来越难以翻身。现在还只是没有机会,未来可能连智商上都要低人一等了。

从希望到绝望,最后到认命,这是一个底层的三部曲。

当时这个电影还只考虑到自然交配。

如果加上基因编辑呢?

-END-

“性瘾者”

转载请注明:OK时尚网 » 122名科学家联名抵制:基因技术上还没取得领先,伦理上先突破了下限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